IMF:未確定參與希臘援助

由於IMF的發言人在記者電話會議上表示,目前IMF其實仍要花時間,量化歐元區提出的希臘新援助方案對希債可持續性的幫助,才會正式決定是否向董事會提交參與援助的建議。IMF指「目前我們仍未達到可以確定說,我們一定會參與下輪援助的階段。」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消息令希債孳息上升,按Fast FT報道截至香港時間7時,希臘十年期債息升回至7.1厘,升28點子。   Via Econ記者

IMF大幅調高希臘債務負擔預測:唔寬減債務唔得呢!

IMF昨晚突然公佈其對希臘債務問題的估計《Greece: Preliminary Debt Sustainability Analysis》,似是為今晚舉行的Eurogroup會議作準備。 由於時間關係,我未能詳細解讀報告內容。但IMF的中心思想是自去年中以來,希臘的經濟改革明顯無法令長綫經濟增長上升,而這令將令該國的負債比率至2060年前持續上升。 下圖為IMF的估算,藍色虛綫為去年6月時的估算,紅綫為最新估算。從左圖可以見到希臘負債對GDP比率,由原本以為可持續下降至2060年的70%,變為持續上升至2060年的250%。 右圖則為希臘的Gross Financing Need(即每年再為債務支付的開支)對GDP比率,會由去年預計長維持在約15%,變成連連上升至2060年的60%。 看來IMF的希望以這份報告,支持其急需給予希臘債務寬減看法,以游說德國不要堅持等2018年才開始寬減債務。

德國將用股東身份迫IMF妥協

WSJ引述消息人士指,德國方面認為就算IMF不滿意希臘方案,最終也需妥協,因為德國是IMF的主要股東之一。 目前德國及IMF就是否需要寬減希臘債項仍有分歧,上週一的Eurogroup會議德國已作出有限讓步,願意就減利息或延長還款期等寬減方式作協商。但這可能已是德國方面最後的讓步,並將會向IMF施壓,要求該組織不論滿意與否,都要參與第二輪援助。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Faces Pressure From Germany Over Greece

IMF向歐元財長發信:是時候傾寬減希臘債務了

FT週五(5月6日)一篇報道,引述IMF總裁Christine Lagarde向歐元區財長發的信件,信中Lagarde希望各財長在週一(5月9日)舉行的EuroGroup會議上,開始就批出寛減希臘債務的議題進行協商,否則IMF可能不會參與新一輪希臘援助。 Lagarde這封信同時發給19名歐元區財長,她指出經過超過一個月的商談,歐元區與希臘就新增「應急改革」的談判仍苦無成果,現時應將寛減債項及「應急改革」同時放在談判桌上商討,否則可能IMF難以再支持援助希臘的計劃。 之前都曾經提過,歐元區提出「應急改革方案」的原因,是要調和IMF與德國就應否向希臘減債的爭議;前者堅持要令援助方案順利進行,希臘能在2018年達成3.5% Primary Surplus的目標,歐元區就要向希臘減債,但德國堅決反對,所以Eurogroup就提出「應急改革方案」,即當希臘無法在Primary Surplus上達標,希臘就要推出「應急改革」以助該國提高財政盈餘。 惟現時「應急改革方案」方面的進展不足,因為希臘政府重申不可能預先定下一批「需要時推出」的經濟政策,因為這類政策難以在國會獲通過。 Lagarde在信中指出,她相信原定的經濟改革政策只能令希臘於2018年達到1.5% Primary Surplus,遠低於3.5%;她重申IMF不認同希臘可以在2018年達到3.5%的看法,希望歐元區方面可考慮調低目標至1.5%。Lagarde在信中又指,希臘反建議的「應急改革方案」沒有詳細列明改革政策內容,可靠性相當低,亦會增加經濟上的不確定性。 這番話反映IMF不太相信可用「應急改革方案」解決問題,故IMF績極建議歐元區要同時考慮直接減債。現時最令人擔心的問題,是希臘問題繼續議而不決,拖到6月底Brexit公投時仍未解決,屆時歐洲經濟的不確定性過多,令市場極度波動,甚至再次重挫歐洲經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