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球投行顧問收入跌8%  海嘯後最大幅度

按Thomson Reuters的數字(via Business Insider),今年全球投行在顧問工作的收入(包括協助客人出售債券及配股集資等服務),總計約為869億美元,雖然金額仍大,但較去年944億美元跌7.9%。    圖中可見,這為近四年首次錄得下跌,而跌幅亦為2008年以來最大。報告顯示,跌幅主要來自歐洲及亞太地區,這從下圖可見: 下跌原因? Business Insider都只提及較明顯的幾個原素,例如監管當局的資本要求收緊,及Fintech企業興起等,都令投行收入受壓。 從下圖可見,首五大投行顧問收入仍有相當顯差增長,反而較小型的投行,就不少錄得明顯跌幅。 所以,並投行整個行業受壓,不等於我們熟悉的大行會出現問題。 詳看:Investment banking fees got crushed in 2015 (by Ben Moshinsky)

強美元的禍 – 十一月大部份投資表現都差 (美元計價的話)

以下兩個圖,為德銀整理的十一月主要投資市場回報的圖表(從FT Alphaville 拿來),上方是以相應本幣計價,下方則是美元計價。 可以見到,在美元升值的效應下,大量投資回報都大縮水,好似德國DAX指數的十一月回報,歐元計就有約5%,但美元計則只有不足1%。其他投資在美元計價下,近乎全數見負,特別是商品投資回報最差,黃金、銀、油及銅都跌超過10%。 年初至十一月底計,情況亦大致相似。美元計價的商品投資回報不少低於-30%,有趣是今年跑贏的投資市場,不論美元計價與否,都是俄羅斯股市。 未知在今年最後一個月,在土耳其俄羅斯的暗戰前提下,俄羅斯股市回報可否持續領先全球? 資料來源: Bad month, charted

全球違約企業總數已經過百!!!

昨日才跟各位分享過,標普的統計指今年環球有多達99間企業違約,數量為2009年以來最高,並附上以下一個圖表。 加息陰霾 油企受壓 企債違約09年後最多 | 經濟新聞記事錄 這是一個星期前的新聞。 FT引述標普的統計 ,今年有99間環球規模的企業曾經違約,這個數字為近十年第三高。 違約企業的增加,主要為美國企業違約帶動,美企違約佔99間當中的62間。 FT指出,油價下跌令美國油企融資壓力上升,加上加息預期令情況雪上加霜,近兩星期美油企的垃圾級的平均債息升至12厘,為各行業中最高。上圖亦顯示,油企的違約數字,為所有分類中違約情況最嚴重的,約40間油企違約。 另一違約問題較嚴重的界別,要數新興市場企債,佔當中19次違約,而歐洲則以13次緊隨其後。 資料來源: Global debt defaults near milestone Cover photo: Steven Straiton 說時遲那時快,FT一個新的報道指出,目前全球違約的總數已經成功破百,升上101間,即是說多了兩間企業違約。 這兩間企業,分別是俄羅斯的Bank Uralsib及香港註冊、新加坡上市的中漁集團。前者在因為接受了俄羅斯存款保障局810億盧布援助後,需要就四筆總值211億盧布的負債違約;而中漁集團則因為期內就有一筆對匯豐的3100萬美元分期還款未清還,被匯豐在本港的高院申請中漁清盤,成為全球今年第101宗違約。 標普預計,到年底1全球違約總數將會升至109宗。 資料來源:Unwelcome milestone as global defaults top 100  

加息陰霾 油企受壓 企債違約09年後最多

這是一個星期前的新聞。 FT引述標普的統計,今年有99間環球規模的企業曾經違約,這個數字為近十年第三高。 違約企業的增加,主要為美國企業違約帶動,美企違約佔99間當中的62間。    FT指出,油價下跌令美國油企融資壓力上升,加上加息預期令情況雪上加霜,近兩星期美油企的垃圾級的平均債息升至12厘,為各行業中最高。上圖亦顯示,油企的違約數字,為所有分類中違約情況最嚴重的,約40間油企違約。 另一違約問題較嚴重的界別,要數新興市場企債,佔當中19次違約,而歐洲則以13次緊隨其後。 資料來源:Global debt defaults near milestone Cover photo: Steven Strai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