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T: 德國望2018年才給予希臘債務寬減

據FT的報道,德國財長Schauble在日本G7財長會議,與IMF 總裁Lagarde會談後表示,相信希臘問題將會得到完滿解決,而沒有IMF參與第二輪援助並非合理做法。 但報道引述歐元區官員的消息,指Schauble雖願意考慮給予希臘債務寬減,但他希望債務寬減等到2018年,三年期的援助計劃完結及2017德國大選完結後才推行,因為債務寬減這類重大改變,將令援助方案需要再經德國國會通過,Schauble希望可以免在短期內再向國會就希臘問題作游說。 但另一方面,德國亦不可以太強IMF所難,因為一旦IMF不參與援助計劃,援助計劃的方案亦需要再經國會審批,這亦非Schauble所願。

德國讓步 願考慮寬減希臘債務方案

昨晚的Eurogroup會議,結果是德國財長蕭伯樂作出讓步,願意考慮研究向希臘寬減債務的方法。Eurogroup財長現在尋求在5月24日的會議上,就希臘下一輪援助達成共識。 據FT報道,會上各財長曾討論以ESM就希臘債務寬免的研究作基礎,研究建議的寬減方案包括將希債的年期再增長5年、2050年前將每年需歸還本金的款額限定在希臘1%GDP之內,及將利息開支限制在2厘以來;亦有建議ESM出資買入IMF的持債,再換成更長年期的債務。

德國副相支持向希臘削債

早前談及IMF 與德國就是否向希臘作減債爭持。 WSJ報道指,德國的副首相兼經濟部長Sigmar Gabriel 受訪時認為週一的Eurogroup會議中,歐元區應找方法解決希臘的債敄困境,並謂:「所有人都明瞭有一天我們要為希臘作債務寬減,無必要在這課題上爭持。」 他的講法與德國的政府的立場不同,報道認為這反映德國政府內部都開始因希臘問題而出現爭議。 German Leadership Differs on Greek Debt Relief

IMF向歐元財長發信:是時候傾寬減希臘債務了

FT週五(5月6日)一篇報道,引述IMF總裁Christine Lagarde向歐元區財長發的信件,信中Lagarde希望各財長在週一(5月9日)舉行的EuroGroup會議上,開始就批出寛減希臘債務的議題進行協商,否則IMF可能不會參與新一輪希臘援助。 Lagarde這封信同時發給19名歐元區財長,她指出經過超過一個月的商談,歐元區與希臘就新增「應急改革」的談判仍苦無成果,現時應將寛減債項及「應急改革」同時放在談判桌上商討,否則可能IMF難以再支持援助希臘的計劃。 之前都曾經提過,歐元區提出「應急改革方案」的原因,是要調和IMF與德國就應否向希臘減債的爭議;前者堅持要令援助方案順利進行,希臘能在2018年達成3.5% Primary Surplus的目標,歐元區就要向希臘減債,但德國堅決反對,所以Eurogroup就提出「應急改革方案」,即當希臘無法在Primary Surplus上達標,希臘就要推出「應急改革」以助該國提高財政盈餘。 惟現時「應急改革方案」方面的進展不足,因為希臘政府重申不可能預先定下一批「需要時推出」的經濟政策,因為這類政策難以在國會獲通過。 Lagarde在信中指出,她相信原定的經濟改革政策只能令希臘於2018年達到1.5% Primary Surplus,遠低於3.5%;她重申IMF不認同希臘可以在2018年達到3.5%的看法,希望歐元區方面可考慮調低目標至1.5%。Lagarde在信中又指,希臘反建議的「應急改革方案」沒有詳細列明改革政策內容,可靠性相當低,亦會增加經濟上的不確定性。 這番話反映IMF不太相信可用「應急改革方案」解決問題,故IMF績極建議歐元區要同時考慮直接減債。現時最令人擔心的問題,是希臘問題繼續議而不決,拖到6月底Brexit公投時仍未解決,屆時歐洲經濟的不確定性過多,令市場極度波動,甚至再次重挫歐洲經濟。